直升机失事2人遇难!华彬天星新三板摘牌一年半关联方红牛是第一大客户

直升机失事2人遇难!华彬天星新三板摘牌一年半关联方红牛是第一大客户

民航局7月7日通报,7月6日15:30许,北京华彬天星通航(以下简称为华彬天星)一架贝尔505型直升机,在执行北京市昌平区华彬庄园至房山区十渡景区起降点调机任务时,发生飞行事故,机上两名飞行员遇难,直升机严重受损,事故未造成地面人员伤亡。

民航华北地区管理局已成立事故调查组,并于事发当日到达现场调查,目前调查工作正在进行中。

天眼查显示,华彬天星的大股东为华彬航空集团,华彬航空持有华彬天星93%的股份。时代财经发现,本次坠毁的贝尔505飞机,为华彬航空发展空中旅游业务的飞机。华彬航空集团官网显示,十渡风景区环线游览为其北京地区的低空旅游航线日,华彬天星飞机租赁部门相关工作人员对时代财经表示,昨天(7月6日)飞机失事后,民航局将对公司运行情况进行调查和审核,“可能一个月之内都不能再飞了。”

7月6日15:30许,北京华彬天星一架贝尔505型直升机在执行北京市昌平区华彬庄园至房山区十渡景区起降点调机任务时发生飞行事故,机上两名飞行员遇难,直升机严重受损,事故未造成地面人员伤亡。

一位国内航校从事航空培训人士告诉时代财经,直升机飞行训练同样会有危险,而且直升机相比固定翼飞机的危险系数更大。

国内民航客机一般采用固定翼飞机,其飞行高度高,飞行环境较简单,而直升机大多在几十至几百米的高度飞行,建筑、电线、树木等容易阻碍飞行;同时,固定翼飞机结构简单,故障少,直升机可动部件远远多于固定翼,故障也较多。

长期从事飞行安全管理和飞行学员教育训练的曹峰曾在2018年一篇《通航直升机安全运营的现实问题与对策》文章中指出,直升机安全运营存在飞行技术基础薄弱、特情处置能力有限、机组资源管理欠缺、安全管理理念偏差四个问题。

曹峰指出,总体上目前毕业的飞行员缺少从取得商照到成为机长的技术培训,即使被通航公司录用,公司也需要投入人力物力对其进行作业带飞。但是一旦作业任务紧张,无人可用的情况下,要么是老飞行员连轴转,要么是新飞行员赶鸭子上架,难免会发生一些问题。

他举例称,2018年的7.30事故中,机长在该机型飞行时间103小时,经验少,作为机长仅飞过两次该调机路线,副驾驶没有该机型操纵能力且第一次飞该航线,在直升机偏航情况下忙于寻找地标,忽视了直升机的操控状态,致使直升机出现特情。

7月7日,时代财经致电华彬天星飞行培训部门时,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对于昨天(7月6日)飞机失事的事情无可奉告,但她告诉时代财经,公司内只有一家密云航校提供飞行培训服务。

公开资料显示,密云航校是致力于培养国内通航产业飞行人才、对社会人员飞行培训的教育机构,2017年正式获得CCAR141部审定资质,可为学员提供直升机私用驾驶员执照训练课程、直升机商用驾驶员执照训练课程、固定翼私用驾驶员执照训练课程、固定翼商用驾驶员执照训练课程等多类别的培训科目。

时代财经以顾客身份致电华彬天星飞机租赁部门时,相关工作人员表示,“不瞒你说,昨天(7月6日)公司有飞机失事,民航局会对公司运行情况进行调查和审核,可能也要重新取证,一个月之内可能都不能再飞了。”

2015年6月6日,华彬天星R44Ⅱ直升机在北京密云机场进行飞行训练任务,飞行人员违反公司规定在湖面上低空飞行,与跨越湖面的高压线相撞,致使直升机失控坠水,事故造成2名机组成员死亡,航空器严重损毁,构成一起通用航空一般事故。

2018年7月30日,华彬天星执管的贝尔429/B-70QC号直升机在执行密云机场至孙河备勤点调机任务时,直升机在飞行至京承高速吉祥寺桥附近坠毁,机上4人受伤,构成一起通用航空较大事故。值得注意的是,该事故调查期间,民航局暂停了该公司在北京地区所有飞行活动,时间为两个多月。

时代财经发现,本次坠毁的贝尔505型飞机,为华彬航空发展空中旅游业务的飞机。

天眼查显示,华彬天星的大股东为华彬航空集团,华彬航空持有华彬天星93%的股份。2022年6月22日,华彬航空集团执行总裁胡明指出,集团总部位于北京,目前以67架的机队规模在国内民营通用航空企业排名中位于前列,并在北京市、天津市、湖北省拥有三个主运行基地,其中,北京密云穆家峪机场是企业管理的通航机场。

华彬航空运营的直升机型号包括贝尔505、贝尔407、贝尔429、贝尔206L4、罗宾逊R44、罗宾逊R66、AW139等。上述华彬航空飞行租赁工作人员称,目前贝尔429、贝尔407这两款直升机使用得比较多,收费上贝尔429是每小时4万元,贝尔407则为每小时3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11月,美国时任总统特朗普率团访华期间,在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的见证下,贝尔直升机与华彬国际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签订采购协议,华彬新增购买50架贝尔505直升机,成为贝尔505在国内的独家经销商,并创办国内唯一的505交付中心。

据悉,这款贝尔直升机公司新设计的5座贝尔505,使用先进航电技术和气动设计,配备久经考验的动部件,搭载一台双通道数字化全权控制的透博梅卡Arrius2R型发动机,使得该型号集卓越性能、安全可靠于一体,是同级别中具备最佳成本效益的直升机。

2018年1月,华彬天星在新三板挂牌上市,但仅3年后,2021年1月27日,华彬股份正式终止挂牌。

在2019年披露的业绩构成中,华彬天星的飞行托管业务占到营收的33%,飞行服务占22%,飞行培训占7.84%。

在公开披露的最新一期业绩报告,即2020年中报中,华彬天星营业收入同比增加50%至2857万元,但净利润仍然维持亏损,亏损幅度为3834万元,2019年同期则净亏损3891万元。

时代财经发现,无论是在是新三板挂牌时,还是此后年报中,红牛饮料均在其前五大客户名单之中。

2016年、2017年前6月,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与红牛维他命饮料(湖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牛湖北),合计贡献营收占到当年华彬天星总营收的27%、31%,2018年红牛湖北占到当年总营收的18%,为公司第一大客户;2019年,北京红牛饮料销售有限公司为其第一大客户,占到总营收的20.8%,红牛湖北则占到15%。

让人疑惑的是,从事饮料销售的红牛为何需要常年购买从事通用航空的华彬天星的服务?

时代财经注意到,华彬集团官网显示,红牛是由华彬集团于上世纪90年代引入中国。天眼查显示,华彬天星实控人郑刚也同样是北京红牛饮料销售有限公司、红牛湖北的公司董事。

华彬天星在多份关联交易公告中表示,关联交易系公司及控股子公司发展正常所需,价格公允,不会对公司造成任何风险,不存在损害挂牌公司和其他股东利益的情形,关联交易并未影响公司经营成果的线月,华彬天星因关联交易收到纪律处分决定。

上述决定显示,2018年华彬天星与北京华彬天星机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百仕欣饮料(北京)有限公司、华彬春晓(天津)租赁有限公司等关联方发生关联交易,实际发生金额超出预计金额累计1.83亿元,超出金额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46.94%。

决定中称,以上关联交易未事先审议并及时披露,已构成信息披露违规,拟对华彬天星通报批评,并记入诚信档案,给予公司时任董事长孟学东、董秘刘秋荣通报批评的纪律处分,并记入诚信档案。

2020年12月,华彬天星申请终止挂牌,终止挂牌理由之一为降低公司经营决策成本,特别是减少公司信息披露成本,降低挂牌期间中介机构等费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